龙岩市农科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若,我是一朵雪花

时间:2012-2-7 10:07:45 点击:

  核心提示:若,我是一朵雪花。今夜,或许,我忍不住会从枝头坠落。误入你发间。眠在你肩上。好温热一帘轻梦。  ——题记    晨起。寂寞的天空,白色的杏花盛装而舞。下雪了。  天地间,花儿悄无声息地盛开,绽放笑颜。...
  若,我是一朵雪花。今夜,或许,我忍不住会从枝头坠落。误入你发间。眠在你肩上。好温热一帘轻梦。
  ——题记
  
  晨起。寂寞的天空,白色的杏花盛装而舞。下雪了。
  天地间,花儿悄无声息地盛开,绽放笑颜。曼妙的丽影,扑簌簌倾城而至。望着荒芜大地顷刻间的旖旎,我默默出神,繁复的忧伤正繁复过往。
  一朵又一朵,一片又一片,零散的洁白,碎羽般花样零落。偶有轻风,弱弱地吹拂遣送,仿佛衣袂飘飘的女子,从万里高空,从北极之遥,从凛冽的夜半,早早启程。一路波折,一路游弋,一路迂回,一路奔往。一时,北方的黄土大地,处处静谧,温和,安详。
  一朵雪花,正飘扬着一朵美丽的孤独。
  相遇的路,想念的人,风尘仆仆,于记忆里曼舞。那人,那时,那温柔,落了哪里,去了哪里,究竟有谁念叨?那名字,那缠绵,那盈怀的温暖,落了哪里,去了哪里,究竟是否会被念到?
  风很微弱。一瓣一瓣的花儿,缓缓地,打着转儿,旋着轻悠悠的莲步,微微倾斜,微微绕道,下落,再下落。直到扑进迎接它的怀抱。或树枝,或片瓦,或平坦的道路,或行人的衣衫,帽檐。
  曼舞的精灵,她到底是想安栖,还是想融化?是否,她纤弱冰凉的心里,也暗涌一股力量?飞翔的花儿,她到底是想降落,还是想寻觅一场繁华?是否,她无暇素馨的心里,依旧澎湃着不熄的绝唱?
  光阴,漫无边际,沙漠般静卧。一些艰辛,一些沉浮,一些真实的传奇,一些迷惘的爱情,婉转,绵延。望着爱恋渐变苍老的容颜,是否,所有人还会一往情深?望着昔日尘封的故事,是否,所有人还缱绻如初,怀揣着不曾改变的衷心?
  站在冬的中央,朝向春的方向。我闻到清冽的空气里,一丝一缕的润湿,是冰凉的雪花的味道。春的讯息,越来越近。这是今冬的第三场雪了,虽然这洁白天使,只作短暂停留,却透露出大地深处,孕育和生长的气息。
  生活,在时间辽阔的背景上,徐徐舒展。也沉寂,也生动。也枯竭,也茂盛。也滞留,也奔腾。我们,都在这偌大的看不见的流动里,要么逆流而上,要么顺流而下。不论它的流向,不论它的幻觉一样的变化,不论它的单调和空乏。只有淡定的心绪,只有对未来微薄的希冀,只有一点点坚定的豪迈和既定的行走。
  花开了,漫天漫地。是季节的花开,是流年的花开,还是相遇的花开?我和你,是拈花微笑,还是望着别离如花落而倍感凄凉?这落花的悲伤,是留下,还是移去?是清醒,还是沉醉?三万英尺的距离,我念着你。你在我的天空谜一样飘过。烟一样渐渐散远,模糊,渺无踪迹。
  总有一朵花,只为爱开放。总有一个人,只为缘倾心。你在白云的身后,在阳光的身后,是天空的疑惑,是稍纵即逝的美好。而我,依旧在苍凉的大地,是春天的一叶绿色,夏天的一瓣花儿。是溪流的一滴水,山涧的一粒沙。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在这里,你在那里。时光的脚印,和我们叠合在一起。只等踏进春之门的时刻,满目憧憬,斑斓飘渺若虚的梦。在期待和被期待的过程里,能够抵达一个地方,赶上一季花开,是自许的快乐,也是无言的允诺。
  如此的雪舞时节,隔了悠长的岁月,悠长的路途念你,无论你在或不在,记得或不记得,我都在,也都记得。

作者:青石印 来源:红袖添香
  • 上一篇:又到雪花飘舞时
  • 下一篇:父亲的山茶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龙岩市农科所信息网【手机版入口】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