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农科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对同一个赣江,为何冰火两重天?

时间:2011-6-1 10:05:12 点击:

  核心提示:当我从巍峨高耸的南昌名胜滕王阁上俯瞰母亲河赣江时,不禁心旷神怡,宠辱偕忘。那洁白的云朵、湛蓝的天空倒影在宽阔无际的江面中,让人“遥襟俯畅,逸兴遄飞”,然而我却很难尽情地发古人之幽思。我的闲情雅兴往往是...
  当我从巍峨高耸的南昌名胜滕王阁上俯瞰母亲河赣江时,不禁心旷神怡,宠辱偕忘。那洁白的云朵、湛蓝的天空倒影在宽阔无际的江面中,让人“遥襟俯畅,逸兴遄飞”,然而我却很难尽情地发古人之幽思。我的闲情雅兴往往是短暂的,甚至是转瞬即逝的,当我看到三三两两的外地游客兴致勃勃地指点着江上的点点归帆时,我心里却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堵住一般,感到越来越沉闷,以至于我竟然对眼前如此壮观的美景视而不见,不断晃动在我眼前的,却是与之大相径庭的、非常不和谐的画面——
  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很难把这幅画面与站在滕王阁上远眺时所见的赣江联系在一起,然而这的的确确也是赣江,只不过不在滕王阁附近,而是在离滕王阁十里之遥的富大有堤段的赣江。对于这段饱含着我少年时代美好回忆的赣江我一直怀着深深的眷恋之情,记忆中的母亲河是多么充满活力与朝气,我多么希望她这份活力与朝气不但可以萦绕在我的梦境里,也同样可以萦绕在我女儿这一代人的梦境里,然而这一切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两年前在《情殇江河》一文中,我难以压抑住自己满腔的悲愤之情:
  二十年后,当我再一次漫步在赣江大堤时,呈现在我眼前的却是这样一番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正值暮春时节,江水竟是浅浅的,早已失去了昔日汹涌澎湃的气势,翻滚腾越的激情。倒像是一位刚被赶出家门的老人,步履蹒跚而又茫无目的地前行着。任我凭栏远眺,我开阔的视野里见不到一艘乘风破浪的大轮船,甚至连一条撒网捕鱼的小渔船也难觅踪影。靠岸之处,特别惹眼的却是一条条采砂船呈一字排开,露出贪婪而攫取的凶光。江里的砂子早已被成堆捞起,在岸上堆成了一个个的小山丘。但愿这是一场噩梦,可它却偏偏不是,这难道就是我们的赣江,我魂牵梦绕的母亲河? 
  隐隐的,耳畔似乎回响着那首曾经唱彻大江南北,激荡过你我心怀的《长江之歌》:“你用甘甜的乳汁,哺育各族儿女;你用健美的臂膀,挽起高山大海……”是的,母亲的乳汁曾经是那样丰盈饱满,母亲的身板曾经是那样结实硬朗,可母亲的不孝之子却在疯狂地吮吸着母亲丰满的乳汁,无情地践踏着母亲结实的身体,终于,不堪重负的母亲就要倒下去了,那浅浅的河水的低吟正是母亲发出的无力而绝望的叹息,但那群早已被盈头小利蒙住双眼的不肖子孙对此却无动于衷,继续疯狂地掠夺着…… 
  从那以后,每每忆起赣江,那些“露出贪婪而攫取的凶光”的采砂船就盘踞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据专家分析,“盗采河砂对生态的破坏也是严重而长远的。挖砂对水域生态环境带来的灾难是毁灭性的,它使天然的鱼类栖息场所发生变化,直接影响鱼类的产卵、索饵、育肥,严重破坏鱼类的栖息环境和底栖生物的生存场所”。(据网上有关资料)专家分析得一点也没错,记得少年时代每当我上下课途径赣江大堤时,还经常可以看到赣江水面上活跃着三五成群的捕鱼船只,每到夕阳西下的傍晚时分,似火的晚霞把江面映得红彤彤的,波光粼粼之中,点点归帆满载着一筐筐活蹦乱跳的鲜鱼,同时也满载着船夫们的喜悦。船夫们那一阵阵欢声笑语夹着几声高亢嘹亮的渔歌随风传来,面对此情此景不禁让人吟诵起《滕王阁序》中“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的名句……可如今当我漫步在赣江大堤上时,哪里还能见到一艘渔船,一个渔夫,一条鲜鱼,任你凭栏远眺赣江,映入你眼帘的除了采砂船还是采砂船!
  在我出嫁之后,昔日留下了我少年时代美好回忆的赣江富大有堤又成了我回娘家的必经之地,这些年尤其是近几年来,我一次次痛心地看到,赣江边上非法采砂不但没有得到有效的遏制,反而是愈演愈烈,越来越肆无忌惮,明目张胆!其他地段的赣江情况又会如何?看了本月11日人民日报刊登的一篇题为《赣江千余船只疯狂盗砂危害防汛 政府监管形同虚设》的文章后我才知道,在赣江南昌段105公里的范围内,不少地段的岸边都有采砂船那一双双面露凶光的贪婪眼睛!据这篇文章报道:“近期,赣江南昌段非法盗采河砂现象严重,非法采砂船无人监管,集中在桥梁、堤脚附近疯狂偷采,甚至发展到白天公然作业”,“南昌市水利局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的非法盗采量已超出正常开采量6倍左右,直接威胁着堤防、护岸、桥梁、饮用水等水利工程及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为何非法采砂如此猖獗?文章指出,一方面是由于“巨大的利润空间导致偷采现象愈演愈烈”,据了解,“一艘采砂功率为780千瓦的采砂船一个小时大约可采砂1000吨,偷采一个晚上(按10个小时计算)可采砂1万吨,每吨按照10元计算,一个晚上有10万元的毛收入,扣除柴油、人工工资、机器损耗等费用,仍有高达7万元的利润。巨大的利润空间导致了偷采现象越来越厉害”;另一方面是由于“多头管理导致监管形同虚设”,按照江西省和南昌市有关规定,“河道采砂管理实行人民政府行政首长负责制,具体就是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各乡镇管好自己的船和河段,保证所辖区船只集中停靠;由于部分乡镇政府缺乏监管,导致非法采砂第一道防线失守”。一位村民向记者举报“铁路大桥和过江高压线铁塔附近,围聚了大量非法挖砂、运输的船只”,记者赶到现场见这位村民反映的情况完全属实,于是及时向有关部门反映,但南昌水利局却如此答复:“反映情况属实,因今天出船不安全,等天气情况允许会派执法船只进行现场执法”,而中央气象台发布的气象资料显示,当天北风小于**!巨大的利润加上形同虚设的政府监管,最终导致了赣江水面的采砂船肆无忌惮地疯狂作业,随心所欲地疯狂掠夺母亲河越来越有限的资源!
  同是一个赣江,为何滕王阁视线范围内的赣江见不到一只采砂船,可为何一到稍微偏远一点的赣江,非法采砂船却可以为所欲为、肆意妄为?难道我们对于母亲河的爱惜仅仅局限于靠近滕王阁的一小段范围内的赣江?为何同一条母亲河在不同地段河受到的待遇竟然是冰火两重天?外地游客在登临滕王阁后面对井然有序而又生机勃勃的赣江不禁啧啧赞叹,他们何曾想象得到赣江流过滕王阁之后竟然会黯然失色?难道母亲河一旦流过滕王阁所及的视线之外我们就不管不问了,任她被一群又一群、一批又一批贪得无厌的强盗们团团地包围着,疯狂地掠夺着,狠狠地宰割着!
  赣江是江西省最大河流,长江下游重要支流之一,长758公里,流域面积达八万多平方公里。一提起赣江自然让人联想起鄱阳湖,因为二者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众所周知,“鄱阳湖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也是中国第二大湖,是国际重要湿地,在中国长江流域中发挥着巨大的调蓄洪水和保护生物多样性等特殊生态功能,我国十大生态功能保护区之一,对维系区域和国家生态安全具有重要作用。”(据网上有关资料)赣江正是流经南昌后注入鄱阳湖的,而赣、信、修、抚、鄱诸河又经鄱阳湖汇注长江,其中以赣江航道最重要。可以说赣江的生态环境直接影响着鄱阳湖的生态环境,而南昌作为鄱阳湖平原的重要城市、鄱阳湖生态经济区中三大城市之一,岂可对盗采河砂等破坏赣江、鄱阳湖生态环境并“直接威胁着堤防、护岸、桥梁、饮用水等水利工程及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的违法行为听之任之!或许我的呐喊是微弱的,但我还是要在此大声地疾呼:请政府相关的监管部门拿出强有力的举措来,严厉打击盗采河砂的非法行为,让南昌成为一个真正名副其实的生态城市,早日让母亲河赣江重展昔日充满朝气与活力的容颜!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5/12/1291151444.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5/12/1214969437.jpg' >

 同一个赣江,不一样的感觉——从滕王阁上俯瞰赣江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5/12/12224924964.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5/12/12283143026.jpg' >
 同一个赣江,不一样的感觉——富大有堤靠近豫章大桥附近的赣江

作者:云木欣欣 来源:红袖添香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龙岩市农科所信息网【手机版入口】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