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农科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散记点滴

时间:2011-6-10 9:57:30 点击:

  核心提示:掐指一算,来上海已经十多天了,时间比流水快多了,来上海路上的情景还在眼前,马上要在上海过端午节了。  这次来上海,主要是儿子嘴里长一个小脓肿。其实早就有了,一直并不在意,再近体检,医生说最好动手术除去...
  掐指一算,来上海已经十多天了,时间比流水快多了,来上海路上的情景还在眼前,马上要在上海过端午节了。
  这次来上海,主要是儿子嘴里长一个小脓肿。其实早就有了,一直并不在意,再近体检,医生说最好动手术除去。动手术不想在很热的夏天,所以我们24号就赶来。另一个原因就是赶在我生日前来上海,非要我在上海过生日。
  到上海的第二天早上,儿子告诉我们他嘴里的脓肿没有了,好了。说,这脓肿怕你们,你们一来,就没有了。当然不是没有了,是破了。后来医生说这样就不用动手术,并告诉了一套自己按摩的办法。
  这样去了一件心事,去了一件大事。
  第二天,要提前给我过生日,因为我生日那天他要赶到兰州一大学去参加那里的硕士论文答辩。可是,老婆说,没有提前过生日的。我说,过不过都无所谓,我不在乎。晚上到了一家酒店吃的晚饭,不算过生日。
  第三天,一早六点多的飞机,他早早就离家去机场,我睡得迟,也没有起来送他。九点多钟来信息说顺利到了兰州机场,还在等一个北京去的老师一起走,而北京的飞机又误点了。
  他是第一次到兰州这学校,他要负责将近十五个硕士的答辩。三个组,组长都是外校的,他负责一个组。该校今年硕士毕业有二百多人。我听到有这么多的硕士毕业,吓了一跳。我说,我上大学,我们一个系三个班也就不到九十人。现在你们一个艺术学院,就有这么多硕士研究生毕业,那全大学不知道有多少硕士,中国受教育的面比我们那时宽多了。不过,假如还要读三年博士,再工作,年龄就快“奔三”了,以后假如像我们五十五就退休,那为国家能做多少年贡献?为自己也能拼搏多久?要成家立业,特别是房子问题,要工作多少年才能解决?所以,不少人只能“啃老”。
  在去兰州前,我说,答辩时,要严,有问题一定要提出。但是在处理上要从宽,能过的不要为难人家。
  他在去的飞机上,又是看论文看了一路。
  从兰州回来后,只听他讲了一些事。虽然全部通过了,但大部分论文写得不是太好。有一个论文写得比较好,可是错别字连篇。
  他说,答辩时,学院把他的座位放在最中间,他自己挪到秘书的边上。生怕秘书不会懂答辩程序和如何记录如何写结论,何时让答辩老师签字。开始后,果然这秘书不懂。好多结论还是他起草给秘书的。这些事,他也是在评副教授前常干的事,锻炼出来了。现在有博士答辩,他还自告奋勇当秘书。
  在那里工作得到好评,那里的院长一再说,快到兰州来吧,给你一个副院长的职务,房子什么的都不用你操心。可是,他的事业在上海,不可能去兰州。
  他知道我毕业实习在兰化,下飞机去学校的路上,司机特地告诉他兰化在哪。
  回来告诉我们兰州的牛肉面,牛羊肉等都很好吃。我说,我在兰州光吃玉米面饼子,能喝上一碗大米稀饭就是很幸福的了,哪有什么牛肉面吃,听都没有听过。后来工作后去过两次兰州,都在七十年代前后,也是吃不到什么。在我印象里,只知道兰州的“白兰瓜”好吃,但也从未吃过。这次他带回好几个“黄金蜜”,和白兰瓜、哈密瓜差不多的东西。回来第二天,先给他导师送去。
  回来后又是给几个学生补课。
  今天一早又去机场接中央音乐学院的博导,来参加他们系的博士答辩。怕她没吃早饭,他妈又做了早饭用保温杯带去。晚上又把这老师送到火车站,乘动车的卧铺回北京,票是接我们那天,儿子就帮买好了。这博导,一年来一次,每次来,儿子就成了全程负责接送、接待的人了,特别买了车以后。
  只看他,整天忙啊忙,一刻不得停。
  他自己忙,也不让我闲着,给我好多要下载的东西以及下载他美国妹妹大学图书馆的材料,怕她妹妹一毕业,图书资料就查不到了。
  昨天,查到电脑发热太厉害才停了一小时。今天去社区服务部,帮我把里面清理了一遍,全部拆开了,到处是灰尘,风道基本上堵死了。发热问题在青岛就发现了,也知道是风扇灰尘太多,无奈我后盖没有本事打开,只是打开一部分,用洗耳球吹了吹,又买了一个“酷冷大师”,基本上解决问题,可到上海不行了,上海气温高。
  上海社区服务比青岛好多了,离家不远就有一个服务站,什么都修,电视电脑上门服务,凡在这街道的,上门不收服务费。
  看了师傅清理全过程,也第一次看到笔记本电脑内部结构。可要我以后自己打开,我可能还是不大敢,里面结构太复杂。第一次知道笔记本CPU产生的热量是通过一扁铜管里面的导热油的循环,把热带到风扇,再通过风排除出体外。而台式机的风扇是直接按在CPU上的。
  在CPU和一个元件上面涂了一些白色的胶,一看说明是“导热胶”。我这个学,“高分子”的也被现在的科技发展拉后腿了。以前都说高分子化合物是绝热不导热的,现在居然有高分子的“导热胶”。不知其化学成分,也不是黑色的,是全白的,所以不可能在里面加入导热好的炭黑,就像导电橡胶一样。加了导热胶,这样CPU就直接和导热铜管接触了,中间没有了间隙,散热效果能好一些。
  清理一次要价120元,师傅说,想好了,清理不清理。我想,再贵我也的修理,一旦CPU烧坏,那可能是一千多元的代价了。
  打开后,看到风扇叶片上全是灰尘,风道也基本堵死。把风扇取下后,用强力吹风机把灰尘吹掉。其它部件只是用刷子刷一刷。会者不难,难者不会。不到一小时,就清理完毕,而去时告诉我要两个小时。
  现在,用了近一天,不发热了,那些温度过高的警告提示也不来打扰我了。
  六一儿童节前后,边上的师大附小里歌声、号声、鼓声,声声入耳,为孩子们高兴,祝他们健康成长。看到在栏杆外看孩子表演的家长们,特别那些老头老太太们,他们在边上看得津津有味,有时高兴得手舞足蹈,我只能投过去羡慕的目光。
  (6月2日)

Tags:散记 记点 点滴   
作者:胜于兰 来源:红袖添香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龙岩市农科所信息网【手机版入口】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