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农科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花儿与少年

时间:2011-6-26 22:26:49 点击:

  核心提示: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仅以此篇献给那些曾经如花的少年,献给那些曾经的花,献给那些被时光凋落了花瓣的逝去了的时光。  ——题记  在今夜窗外落雨时候,濛濛细雨将我暂时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抛开一切尘事...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仅以此篇献给那些曾经如花的少年,献给那些曾经的花,献给那些被时光凋落了花瓣的逝去了的时光。
  ——题记

  在今夜窗外落雨时候,濛濛细雨将我暂时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抛开一切尘事,聆听雨击瓦片又悠然落地的嗒嗒声,独倚几案,伴青灯黄卷,不免思绪蔓延,随着雨帘带来的凉风吹到大脑最深处秘密花园。
  那是多年以前,少年十一二岁时候,某一天,少年就猛然喜欢上了一种叫花的东西,他喜欢的不仅是花的漂亮的花朵,还喜欢花枝,还喜欢花叶,还有,花那沁人心脾的馨香。总之,关于花,他陷进去了,无法自拔。
  少年种的第一种花叫黄瓜掌,那是一个仙人掌的品种,长的有20厘米左右,大拇指般的粗,翠绿翠绿的茎上爬满了针尖似地小刺,最奇异的莫过于在尖刺护卫中,有一朵形似荷花但却只有桃花大小的淡黄色的花骨朵。少年深深迷上了它,那是一个打小玩在一块的娃的爸给他的,少年如获至宝捧在手心,抑制不住的激动溢于言表,少年羞涩的笑了,如同黄瓜掌上淡黄的花蕾。
  此后的日子里,少年越发喜欢上了种花,他不断的同村里的大奶大叔要花株,亦或到附近集市上购些花种,又将那些宝贝分散在自家院里的屋檐下、空地上……
  少年的家是一座没有院墙没有大门的土屋小院,很多人在夏天的傍晚都汇聚到这里来闲聊,少年的爷爷会沏上一壶浓浓的茶水,用那把比少年年龄还大的古老茶壶,逐一给乡亲们倒茶,大人们总说少年懂事,夸奖他是个乖娃,因为少年总喜欢将一碗碗冒着热气的茶水端到大叔大伯大爷大奶的手中,此时,他会得到长辈们亲切的抚摸,转一下脑袋,就跑开了。老人们喜欢用树枝在地上画出几道杠杠,乐呵呵的下两步棋,少年喜欢在人群中,他不懂棋法,却依然在旁边若有所思的观望着。实在闷了的时候,少年会挽起裤管去追那只小白狗,与小白狗一块撒欢儿,在院子的一角腾起一阵薄薄的尘土。他也喜欢在昏黄的门灯下看屋檐上摆着玩尾巴时刻伺机扑捉小虫的壁虎,看他们在竖直的墙壁上怎么也掉不下来。少年觉得这样的生活是幸福的,因为他小学时候曾学过一篇叫《幸福是什么》的课文,他领悟到自己的生活原本就应是这样的。
  后来爷爷得了癌症,是肺癌,匆匆离开了少年,爷爷的去世,不仅让少年知道了思念与悲痛的含义,也是他发现,院落里很少有人来了,即使院落依旧那样四通八达毫无阻碍,只是那些早就存在的狗尾草越发多了起来。少年没有了往日的欢乐,小小的年纪竟充满了忧郁。
  种下的花不断成长,有小叶子长成大叶子,有有胆枝桠分成多枝桠,少年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用小镰刀小锄头耗掉那些狗尾草,给花儿浇浇水,村里人每天都能见到少年汗涔涔的忙碌在那片属于他自己的园地。下起雨的时候,少年喜欢去看雨后低垂着却更加翠绿的宽大叶片,喜欢去看蜗牛再叶上慢慢蠕动,喜欢看即将开放的花蕾在风中摇摆起舞。终于在一个清晨,屋檐下的步步高全开了,红的,粉的,黄的,白的,点缀地满院五彩缤纷。六月麦收时节,少年的院落里开满了各种鲜艳的花朵,美人蕉,步步高,金银花。木槿花,紫罗兰,芙蓉花……,不仅美丽,而且香气也溢出好几里,歇晌的时候,打场归来的人们又喜欢来这座院落了,看各色鲜亮的花,夸奖少年会种,夸奖少年灵巧的双手,少年笑了,笑得像花一般。
  少年不喜欢说话,少年很腼腆,有时候见到生人会脸红,所以少年喜欢熟人,喜欢大小玩在一起的玩伴,少年胆小,不敢与他们一起去家后的小河里游泳,偷苹果也是守在外面当把风的,甚至有时候不敢放鞭炮,但他喜欢与他们在一起,真的喜欢。少年永远都不会忘记,与玩伴一起掏鸟窝、去用面筋粘知了、去小水湾掘泥鳅……那个美丽又短暂的童年就一去不复返了,最好的玩伴家搬走到了镇子上,甚至有几个伙伴辍学打工去了,这时候,少年明白了孤单的滋味。少年喜欢夜来香,因为那是一个玩伴也喜欢的,他们在一起种到各自家的院子里,如今见到那家枝繁叶茂的夜来香却不见了玩伴的身影,一切都物是人非了。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少年回蹲到夜来香前,回忆着关于玩伴的一切,然后会莫名的笑了,笑得很甜。
  少年在学校里很少说话,上课的时候,读读书,下课的时候,趴在桌子上就睡会觉。少年喜欢背诗,尤其那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以前有很多的夜晚,在爷爷和小白狗的陪伴下,可以用大扫帚扑住很多很多蜻蜓,小心翼翼的罩住它们的薄如轻纱的翅翼,看畸形的超大号的眼睛,拦它们在自己的蚊帐里飞来飞去。只是爷爷不在了,小白狗也不知去向,纵使阴天的傍晚场院里有很多很多的蜻蜓,少年也没有心思去扑了。
  少年很渴望与同学打成一片,可是少年太腼腆太拘谨,他害怕,害怕人们再提及那个让他一听到就不知所措、羞涩的不知所以然的绰号,以至于到以后许多年都是少年心中的梦魇,隐隐作痛。少年总是竭力微笑,而寡言少语。他盼望放学,放学就可以看到自己的花了,整个初中,两个暑假,那些花烂漫的开了两个夏天,少年觉得话就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形同自己的朋友,在功课累或者受了委屈无处哭诉的时候,少年总向花儿倾诉,当拿了奖状或是遇到幸运的事的时候,他也会毫无保留的告诉花儿,他们虽不能说话,但少年相信,花会懂得,他们能明白自己的心声。少年所有的秘密都隐藏在花中。
  后来,少年去外地求学了,再也没有时间照顾那些朋友了,没人照顾,花儿就渐渐衰败了,曾经绽放了色彩斑斓的花的屋檐下又成了狗尾草的领地,被青虫咬得残破的叶子渐渐失色,小院又恢复了单调的色彩,甚至,土坯墙上的灰块也掉落下来,慢慢掩去了那些曾经在阳光下欢笑的笑脸。
  花儿与爷爷与玩伴一样,渐渐淡出了少年的生活,但少年不会轻易忘记,他在记忆中将那些美好珍藏。少年喜欢怀旧,喜欢那些曾经的幸福,少年在脑海里建了一个个相框,那里映着每一个令他难忘的身影。今夜骤起的烟雨中,还会有人及其当年那个羞涩腼腆而又喜欢像花一样微笑的少年吗?

作者:忽绿 来源:红袖添香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龙岩市农科所信息网【手机版入口】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